精准扶贫要发挥妇女的半边天作用

分享到:
  贫困妇女脱贫,不仅关系妇女自身生存与发展,而且关系阻断贫困的代际传递,关系家庭的和谐幸福,关系整体的贫困人口脱贫进程。联合国开发计划署曾在《人类发展报告》中指出:与男性贫困主体相比,妇女贫困更容易演化和传递、更分散和多样、更脆弱、更隐蔽,因此,妇女也更易受损害,脱贫也更困难。我省地域辽阔,人口与民族多,经济发展地区层次多,既有“天府之国”的成都平原,也有山大沟深的贫困山区。因此,在我省精准扶贫战略的具体实施过程中,更需要高度关注妇女脱贫,有针对性地采取措施,顺利推进具有四川乃至西部特色的精准扶贫战略。

  贫困妇女既是精准扶贫的对象,也是重要的力量。在脱贫攻坚过程中,一方面,妇女是脱贫攻坚的重点对象。与男性相比,妇女贫困程度更深、脱贫难度更大。贫困妇女文化素养不高,劳动技能单一,创业就业能力和抗市场风险能力都较弱,后续增收及可持续性发展困难重重;贫困地区往往生活条件困苦、公共卫生服务匮乏,加上劳动负担重,妇女因病致贫、返贫现象突出;农村妇女不仅需要从事农业生产,还要照顾老人、抚育子女,劳动强度高、精神负担重、生活压力大,往往无法再有精力投入致富发家、改善贫困。扶贫开发工作要扎实推进,必须充分考虑贫困妇女的这些特殊性,按照精准扶贫、精准脱贫的要求,制定更加合理有效的扶贫措施,切实提高妇女扶贫脱贫的针对性和实效性。另一方面,妇女是脱贫攻坚的重要力量。随着工业化与城镇化进程加快,农村男性劳动力大量外出务工,妇女劳动力已占农村劳动力的大半以上。妇女不仅在农业生产方面成为事实上的主力军,同时也是参与村级事务管理、促进农村文明建设、主导家庭事务、和谐邻里关系的主要力量,在农村建设和发展中的主体地位越来越突出,在脱贫攻坚进程中发挥着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。

  充分激发贫困妇女的主体意识,从“让我脱贫”变成“我要脱贫”。首先,受传统性别观念影响,贫困妇女的自我性别角色意识可能更落后和更被动。提升她们对于自我价值的评价和自我认同度,使其意识到自己和男性一样是“主人翁”,从而尽快实现传统向现代的转变,要大力宣传自力更生脱贫致富的妇女先进典型,引导贫困妇女坚定脱贫志向,明确主攻方向,树立自尊自信自立自强精神,激发参与脱贫攻坚的内生动力,通过自己辛勤劳动创造美好新生活。其次,要提高对妇女在反贫困行动中的贡献和主体地位的认识。妇女参与家庭经济活动的程度、在人口再生产中的角色地位以及对家庭总收入一半以上的贡献率,决定了妇女在实现经济增长和缓解贫困上的重要作用。妇女所具有的自我牺牲精神、勤劳勤俭、责任感等特质往往使其具有比男子更多的脱贫本能。因此,相关扶贫策略从制定到实施都应充分挖掘、发挥妇女的能动作用,加强对妇女的技能培训,发展妇女手工与巧工,推动形成妇女手工产业链,提高其脱贫能力。

  “精准化”人才队伍,提升“两支队伍”对贫困的性别治理水平。首先,针对妇女脱贫,精准扶贫要有“精准的”人才队伍,要加大力度改善基层工作队伍中女性比例偏低状况,增加基层工作队伍中女性的人数。在实践中,要高举“精准扶贫,巾帼须有担当”的大旗,着力培育一批妇女骨干,在制度与机构设置上主动推动性别平等,主动让贫困女性在项目担任角色,提高贫困妇女参与公共事务的积极性和参与度。其次,“第一书记”、驻村工作队和帮扶责任人是针对贫困村和贫困户开展精准扶贫的“两支队伍”。“两支队伍”要主动加强学习农村贫困性别治理的理论与实践,要提高认识,充分了解性别视角对于治理农村贫困的重要贡献。不仅要从理念上了解“为何做”,还要在实践中知道“如何做”,切实提升“两支队伍”的性别治理能力,在实施各项扶贫政策时把贫困的性别治理落到实处。

  充分运用“互联网+大数据”,紧紧依靠党领导下的妇联组织开展工作。信息化扶贫是精准扶贫的新趋势,把信息化时代的特点与妇女特质相结合。比如,将女性电商发展与精准扶贫紧密结合,以项目化运行方式,为贫困地区提供交易平台,贫困妇女向外出售产品,摆脱贫困地区自产自销的低价,实现劳动附加值,激发和促使妇女学习,进一步增收,从而形成良性循环的可持续发展。依靠党的领导是做好贫困妇女脱贫攻坚的重要原则和重要保证,妇联组织是党领导下的群团组织,要让更多贫困妇女更紧密地团结在党的周围。 (王一寓 秦博 作者单位分别系省直机关党校科研处、电子科技大学外国语学院)
责任编辑:李莎莎